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新手卡 >正文

死亡公交车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429章 触须脑袋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滨州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

    箱子里,竟然装着一个奇形怪状的**,猛的一看,像是一条章鱼,但定睛一看。不免觉得让人胆战心惊。

    这根本就不是章鱼,而是一颗人头,在脖子的位置上长满了十几根黏糊糊的触手,而且那触手还在箱子当中不停的蠕动,看起来别样恶心。

    这是...?我小声问这个老头子。

    这一点我觉得不太好,因为他吃饱了。不代表我也吃饱了,正在吃饭的时候让我看到这种东西,我真心是再也吃不任何一口了,即便是这么饭菜都是顶级佳肴,那也吃不去了。

    老头子盯着那颗人头。得意的说:这个人曾经服一小块黑子能量石,他的身体不管遭受多么大的创伤,都能快速愈合。所以迫于无奈,我只能将他的脑袋砍来,单独存放。

    话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渗血尸体,但再转念一想。渗血尸体好像是有脑袋的。两者应该是不同的。

    你让我把这个东西带在身边,十天之后再给你?我是真弄不明白把这东西带身上究竟几个意思。

    老头子眯着眼,看向悬崖的另一边,此刻操纵悬浮轮椅往悬崖边上走了一些,得意的伸出手指,说:对,此物当中蕴含的黑子能量是最容易融入人体当中的,十天之内,你想办法吸收掉这颗人头当中的黑子能量,将此能量与你的鬼眼力量相融合,希望可以用这种方法来逆天改命。跪求百独壹黑!岩!閣

    哎新疆癫痫病治疗贵吗,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是人都怕死。

    而穷人到了死的时候反而很坦然,为什么?因为穷人一无所有,他们再也了无牵挂,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走。

    而富人死的时候就不同了,他们还有很多钱,还有很多小妾,还有子孙万代,还有数不尽的家产,所以是人都怕死,有钱人更怕死。

    这个老头子就是明显的不想死,但这种事,我可不敢保证百分之百能做到。

    我说:我只能尽量去试试,但不能百分之百的成功。

    老头子笑着说:不妨事,你一定会成功的,我相信你。

    说到这,他操纵轮椅,缓缓的离开,但在离开的同时,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侧着头,背对着我说:在这里好好休息,好好生活,我让你走,你可以走。我不让你走,你肯定出不去。

    艾玛我去,这语气就真的跟叶良辰一模一样了,我都吓坏了。

    最近都被叶良辰给洗脑了,看到谁嚣张,我就能联想到叶良辰的身上,哎。

    带着没吃饱的女警了悬崖,我们回到了榻的地方,手里抱着那个银质的盒子,我觉得里边都在缓缓的蠕动,毕竟那颗人头之还长了许多的触角。

    回到房间里,我对女警说:你去休息吧,我先研究这颗人头。

    女警对这颗人头很是反感,她每次看到这个盒子都会不寒而栗,等她彻底走出了这个房间,我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盒子。

&陕西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病医院nbsp;   打开银质盒子的瞬间,那颗人头方的十几根触须再次缓缓的蠕动了起来,就像是一只章鱼静静的游在海里。

    我伸出手轻轻的摸了那些触手,感觉有些湿滑,有些黏。而细看这颗人头的表情,死的时候神情非常安逸,表情非常自然,没有任何痛苦的样子,但也看不出一丝的开心。

    我抱起了那颗人头,左右四看,就想找到那块所谓的黑子能量石在哪,不过看了许久也没看出什么端倪,这人头封闭的还挺严,从外边是看不到内部的。

    就在我把人头刚放回银质箱子,准备睡觉的时候,忽然间,那颗人头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你是谁?他小声问我。

    我一惊,整个人的身子都是一颤,毕竟是一个人头睁开了眼,绕是我再大胆子也被吓了一跳。

    你又是谁!我盯着他,质问道。

    这颗人头自从睁开眼睛之后,活动频率就高了起来,他脖子的触须不停的晃动,脸上虽说没有表情,但语气听起来却很冷。

    我是谁?我是不死人,永生不死的人!他语气不但冷,还有点嚣张。

    不死,那是相对而言的,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永生不死,这一点连老祖也做不到。

    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不死人,但此刻却只剩一个脑袋被装进这个箱子里,你自己不觉得嘲讽吗?我语气酸不溜丢的说。

    原本我以为他会生气或者暴怒,衡水什么医院看羊癫疯但没想到,他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同时对我说:我体内拥有瞬间重生的能力,我只不过是缺一个身体而已,我要想活,谁能拦得住我?

    我笑着摇头说:至少在我面前,你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是吗?他冷冷一笑,忽然这颗人头腾空而起,朝着我的脑袋就飞了过来,到了我的脑袋上,那十几根触手同时吸附在了我的脸上和后脑勺上,一瞬间将我整个脑袋吸的都很紧。

    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少年了,经历了这么多事,虽说我还很弱,但至少我能随机应变了。

    我不慌不忙的看着这些触手缠满我的整个脑袋,将我整个脑袋都彻底包裹了起来,我笑着说:你就这么点本事吗?

    哈哈哈,我马上就要占据你的身体了,你还有什么遗言?那颗章鱼须人头非常嚣张,我想这应该是那个老头子预料之中的事。

    他肯定知道这颗人头是活的,而且还很危险。但他偏偏在知道的情况,还把这颗人头安排给我,那意思很明显,要么就是让这颗人头干掉我,要么就是让我彻底的制服它,把它制的服服帖帖!

    占据我的身体?你的想法不错,不过你可以尽管试试。我站在原地,挺穷抬头,朗声笑道。

    话毕,我脑袋上的触手中,竟然伸出了无数根尖刺,那尖刺刺破我的脸面,头皮,朝着我的大脑内进发,但这些尖刺刚一触碰到我的头骨以及面骨,瞬间就被阻挡在了外边。

    无主神骨的威力,他可是完全不知道的。

    那触手无论如何都钻不进内蒙古治疗羊角风医院哪家好我的头颅之内,他有些急了,问我:你这是什么妖术?

    我摊开双手笑道:我这是妖术吗?你见我掐法诀了,还是念咒语了?

    我的表情很轻松,脸上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摆明了给他施展的机会,让他可劲折腾,你要是能折腾死我,那你牛逼。折腾不过我,你就给老子好好听话。

    果然,在无法钻进我的大脑之时,在无法控制我的思维之时,这家伙竟然用他那十几根粗壮的触手插进我的肉里,脖子里,来吸食我的鲜血。

    我也是忍不住笑了。

    或许全天任何一个人都惧怕鲜血的流失,但唯独我一个人,是绝对不怕这个的,我不知道自己的鲜血有没有问题,要是没问题的话,我一个人的鲜血能救活一个重灾区。

    该我了吧?见他止不住的吸血,脸都吸成了紫红色,但仍然见我毫无压力。

    当即我冷笑一声:让你尝点新鲜的玩意。

    我运起龙蛇图腾的力量,将魔焰散发在手心当中,一把抓住他七八根触须,用魔焰狠狠的灼烧。

    魔焰这种东西,跟普通火焰是不同的,魔焰不是明火,而是冥火,是专门灼烧灵魂的火焰,是直接攻击灵魂的神物。

    我不确定这家伙有没有灵魂,但被魔焰灼烧的一瞬间,他立马大声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你放过我,我告诉你黑子能量在哪!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本类热门
本类推荐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