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创业 >正文

军策盛唐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290章 逃亡(三)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3 来源:滨州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 ,最快更新大唐风流军师最新章节!

    锦儿已经低下头,但姓郭的还是一眼认出来,当时让他一阵狂喜。一个多月的路程,他对李锦儿也十分熟悉,虽然她换了一身胡人女子的衣服,还是被他认出来。

    当天夜里,他确实多喝了几杯,拒绝了那几个突厥女人,没有去找李锦儿,而是在其他帐篷里休息。因为有人看着李锦儿,他并不担心,也知道李锦儿的骑术,想跑是不可能的。这是草原戈壁,没有准备跑也是个死,相信李锦儿没有那么傻。

    可李锦儿就那么傻,不顾一切的偷匹马跑了。这让他十分来气,骑马就追,但很巧的是李锦儿偷的是酋长巴巴拉的玉青骢,这可是刚驯服没几天的宝马。按理是不会让陌生人接近的,一般人也骑不了它,玉青骢很神骏,也就野性难驯。为了磨它的性子,所以晚上也不把鞍韂卸下来,这反倒成全了锦儿。

    被束缚的玉青骢,见有人牵它,想跑的它就跟着走了。当锦儿骑上它的时候,野性被激发出来,这时候,其实锦儿想控制它,也不见得能控制住。慌不择路的锦儿根本不管,伏在马背上任由它跑。这可让玉青骢来了精神,用最快的速度跑,尽情的发挥,一直到它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才停下来。

    无形中,锦儿等于驯马一样,除了驯马,没人这么骑马。以玉青骢的脚力,这一夜时间,足足奔出四五百里地远。锦儿一直趴在马背上,终于让玉青骢服气,它又认识这个新主人。

    这个主人更好,什么都不管它,吃草和喝水什么都由着它来,让有些通人性的玉青骢认了李锦儿这个主人。

    出于动物的本能,带李锦儿冲出雷雨,找到人类,让锦儿获救。以玉青骢的速度,又是夜晚,后面这些突厥人怎么可能追上?还没有出去百十里就追丢了,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去。自己带来的人偷了酋长的马,如果不是他游历大漠的时候救过巴巴拉的部落,恐怕巴巴拉早就翻脸了。

    郭庆一再道歉,保证帮他把马找回来才算完。郭庆离开这里向马跑的方向追,可是他也不知道,一夜之间,玉青骢竟然跑出这么远,所以没找到。

    教主吩咐,一定要把李锦儿送到肃州,为什么不杀,他也不知道。他被仇家围攻的时候,被教主所救,知恩图报的郭庆也就参加了弥勒教。

    他们这些江湖游侠本来就是官府打击的对象,也是仇恨官府的,所以帮弥勒教做事也没什么心理负担。对李彦这种皇亲国戚,高官显贵更没什么好感,也就负责秘密把李锦儿送到肃州。

    他很自信,把锦儿扮成男人,不坐马车,而是骑马,到肃州不走秦州,为了安全,防止李家派人追,那些医院看癫痫好他采取了自己的路线,并没有走秦州,李彦哪能追到?

    李彦赶往秦州的时候,郭庆已带着锦儿进入陇右向宁州方向而来。阴差阳错,小和尚净远听到的话,误导李彦向秦州追。

    但李锦儿逃跑了,郭庆不知道怎么向教主交代,所以他一定要找到锦儿。郭庆的江湖经验丰富,锦儿身上什么也没有,她必须找吃的找喝的,所以她跑不远。这样,郭庆顺着水源追上来。

    一场大雨,锦儿被淋,郭庆也好不到哪去,他沿着河岸寻找的时候,并不知道锦儿被玉青骢带着找上了哈克商队。

    没几天时间,郭庆打听到,那天从这里经过一个商队去了天梭,这是唯一能救李锦儿的。郭庆立即前往天梭,希望在那里能得到线索。可是,他也不知道哪个商队,这里集中了各地的商队互相贸易。

    郭庆只能慢慢的找,本来还很失望,但维尼丽的一句话让他注意。这是天梭,是一个大集市,哪的人都有,但汉语不多。维尼丽的一句话让郭庆看到了李锦儿,这让他非常高兴,连忙过来。

    锦儿吃惊的同时,也知道郭庆的武功,灵机一动,用手指着郭庆喊到:“快抓住他,他是淫贼,是强盗。”

    她说的什么,大部分人听不懂,但身边的维尼丽能听懂。她可是知道李锦儿被强盗追杀,一听她这么喊,也不管是不是,也就用突厥语喊。这可是吐谷浑的地方,维尼丽一用突厥语喊,大部分人都听明白了。

    偏偏郭庆换回汉人的衣服,对汉人没什么好感的突厥人,立即把郭庆围起来。少数民族民风彪悍,也没什么法律观念,这些商队最恨的是什么?那就是强盗。他们在大漠草原经商,哪个没被抢过?一听强盗,当时是怒火万丈,有些人还抽出弯刀围上来。

    郭庆大惊失色,没想到李锦儿的脑子这样快。他不敢杀人,如果这时候杀人,那他别想离开这里,这些胡人、突厥人能把他剁碎。

    他毕竟功夫高,三拳两脚打倒几个人,向外面跑。这些人也就是咋呼,看到人家武功高强,又害怕了,都围着不敢上。

    李锦儿喊完,连和维尼丽打招呼都来不及,向自己的马跑去,翻身上马,向远处奔去。好不容易脱身的郭庆气得半死。看到远处绝尘而去的战马,骑上自己的马就追。

    这一回,李锦儿控马跑就不行,毕竟她骑术有限,无法和人家骑术好的相比。起码,郭庆的骑术就相当好,但他的马不如玉青骢,李锦儿跑不了,但郭庆也追不上。

    两匹马向着西北方向跑,可玉青骢根本不想让李锦儿控制它,它总想自己随便跑。这里本来就没有什么像样的道路,也就是草原上,人车走多了成为道路。李锦儿又不知道,跑着跑着就偏离了方向,本来去甘州,是向西北方向,但李锦儿却是向西跑。后面的郭庆也不知道李锦儿往哪跑湖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就只是追。

    越往前走越是什么树木和草也没有,但后面有人追,锦儿也不敢停,两匹马就这样冲向了沙漠。当接近黄昏的时候,两个人精疲力尽,两匹马也直打响鼻,速度都慢下来。

    郭庆是知道路的,喊到:“李锦儿,前面是瀚海沙漠,不要进去,那样你会没命的。”

    李锦儿哪管那些,她就是不能让姓郭的抓到,反正自己的马快,他也追不上。也不回答他的话,就是向前跑。跑了很长时间回头看看,竟然没有了动静,也把马停下来。

    这一顿跑,锦儿知道她的玉青骢又累了,跳下马,喝点水,让马自己去吃草。前面是沙漠?锦儿有些纳闷,自己跑什么地方来了?去甘州怎么会有沙漠?

    姓郭的没追上来,看来有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他的马不行。连玉青骢都累了。一边休息,一边辨别方向,这一看才知道,自己真跑错方向了,看看那个人没追上来,也就停下休息。自己马背上有水袋、干粮和肉干。哈克说给自己准备好东西,真给准备好了。也就吃几口干粮,喝点水,还得随时小心一些,别让那个家伙追上来。他可真有韧劲,这么远也追。

    为了恢复马力,锦儿没着急走,反正方向也错了,明天再走也行。这里还有些小山包,也有些树木,又有山泉水,住一夜,明天再走。

    等了很长时间也没动静,李锦儿不知道他追哪去了,怎么没跟上来,是不是不追了?渐渐地也放下心来,找一个高的地方,准备过夜。收集了一些干树枝,准备生火。突然远处传来马蹄声,锦儿一惊,连忙站起来,把玉青骢招过来,准备上马。

    果然是郭庆,很远就喊:“李锦儿,快向西跑,快。”

    李锦儿有些纳闷,这回他怎么让自己向西跑?可自己为什么要听他的?跃上马就向北跑,那才是去甘州的道路。

    可是,她冲上前面一个高岗之后,黄色的草原上,展现在她面前的情景,让她吃惊的停下来。

    因为在前面是上千只狼。狼群,草原上的狼群什么人也没办法对抗,只有军队,也还得人多,否则谁也没办法。

    锦儿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郭庆让她向西跑,吓得惊叫一声,拔马向西面冲去。这些狼也终于发动了冲击。在这样的短距离奔跑中,草原狼群并不慢。

    这时候,郭庆喊到:“笨蛋,让你向西,不听话。”两个人离着几十米,锦儿生气的说:“你才笨蛋呢,你要抓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郭庆呆住了,也对,两个人是敌人,她怎么会听自己的?李锦儿可不害怕,自己马快,这些狼不一定能追上。

    但她一点也不了解草原狼群,它们的耐力得了癫痫该怎么治疗比较好和速度,都是非常惊人的,而且还有战术。两个人两匹马越跑越近,等于并马前冲,后面的狼群是紧追不舍,在这大草原上演一幕追逐的大戏。

    渐渐地,郭庆的马虽然也不错,但无法和玉青骢相比,落在后面,而狼群却越来越近。锦儿着急了:“你倒是快点啊。”

    郭庆也想快,但是,他想有什么用?气的喊到:“你快跑,你的马快,我在后面挡着。”

    他这样一说,锦儿反倒愣住了,双方不是敌人吗?他怎么让自己跑?这一走神的时间,马的速度慢下来。

    狼群确是有一定战术的,正中间的狼追的不慢,两边的狼跑的更快,很快就把两个人形成了三面包围。

    两匹马冲上一个山岗的时候,狼群的包围圈终于形成,把两个人圈在了中间。两匹马都停下来,郭庆说道:“跑啊,怎么不跑了?”

    看着周围绿色的眼睛,李锦儿气哭了:“你一个大男人追我,不要脸。这回好,不用追了。”

    郭庆也被说的不好意思,男人有男人的自尊心,锦儿毕竟是十五六岁的小孩。两个人追逐时也不多想,但锦儿一哭,郭庆反而不好意思了。他不是喜欢多说话的人,只好说道:“那有什么办法?我也只是奉命,这回完了。”

    说着话,把身上的弓摘下来,抽出一支箭,向前面射出去,一声惨叫,一头狼被射翻,周围的狼立即扑上去,自己人吃自己人。

    郭庆想让锦儿逃出去。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不是想自己逃,反而想让锦儿逃。说道:“你的马快,看看周围有没有干柴,收拾一些,点上火,狼怕火,我们坚持一下,找到机会,你冲出去。”

    锦儿也就是气的,又加上看这么多狼,吓的。听到他的话,也不哭了,四处寻找干树枝。

    可能是刚才那一箭把狼群吓到,他们竟然没有冲上来,而是在周围围上来,一点点向里逼近。虽然很慢可早晚能围上来,两个人也是被吃的下场。

    这是个高岗,树木本来就不多,干树枝也没多少,很快,点燃了三堆火。这回,狼群更安静了,没敢往上冲的。见到这样的情况,郭庆也不再看着狼,两个人抽出刀剑,砍一些树枝扔进火堆。烈火之下无湿柴,      虽然不旺,但天渐渐黑了,火光让狼群也不敢进攻,但它们也不走。

    锦儿坐下来,身边的玉青骢不安的打着响鼻,它也有些害怕,那是动物的本能。两个人砍了不少树枝,够一段时间的,和这群狼耗在这里。李锦儿说道:“喂,它们会不会没耐心就走了?”

    郭庆说道:“不会,狼是最有忍耐力的,它们不会离开的。”

    治疗癫痫的土方;锦儿一脸的愁苦,说道:“要是不行,你杀了我吧,我不想让狼咬死,那太难看了。”

    郭庆脸上严肃,被李锦儿说的竟然带出一丝笑容:“你们女人真是奇怪,不怕死,却怕死的难看。”

    锦儿知道这回十有是完了,这是一千来头狼,恐怕连骨头都剩不下。她头脑里的知识让她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可这时候再多的知识也没用。想想说道:“你功夫好,玉青骢速度快,你骑上他自己跑吧,否则我们都会没命的。”

    郭庆愣了:“是我追你才这样的,你还让我跑?”

    锦儿摇头:“那又怎么样?留下你也没用,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死强。你不是说你是奉命吗?我也不会恨你。”

    郭庆低下了头:“那好吧,我也是男人,你骑马向外冲,我在前面给你开路,以你的马神骏,应该能冲出去。”

    锦儿摇头:“我不行,我害怕,我想哥哥。”郭庆无语:“你哥哥在也没办法。”

    “不。”锦儿摇头:“哥哥什么都能办到,他一定有办法。”

    郭庆无言以对,李彦确实出名,以头脑和机智出名,也很有指挥打仗的能力。但没有军队,被狼群包围,他除非是神仙,否则也只能是死。但锦儿这样对他,也就顺着说道:“可惜,他不在这。”

    锦儿突然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又要把我送到哪去?你们想干什么?”

    郭庆看一眼李锦儿,没有说。锦儿实在是好奇,这明显是想把自己送走,但为什么呢?看来根本不是要技术资料,就说道:“告诉我嘛,反正也要死了,说说有什么关系?”

    郭庆也知道两个人生存的机会是零,他比李锦儿更了解狼群的习性,它们有时候可以等上两三天,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两个人除了一死,没有别的出路,也就说道:“其实我只是负责把你送到肃州,为什么,我也不清楚。抓你可能是你有用,我们要干什么?当然是救苦救难。”

    锦儿不屑的说道:“你们就这样还救苦救难?还不是为了自己?成立教派,一定有阴谋,不外乎造反,可是,你们想过会死多少人吗?”

    郭庆没什么不明白的,但他只是报恩,并不是他有什么理想。弥勒教也没干什么坏事,否则他也不会帮着他的。但他不想和李锦儿解释这些,说道:“你不明白。我看着火堆,你休息一下,后半夜狼群也会懈怠的,那时候你的马也恢复了体力,我们杀出去,记住,向西跑,那里是沙漠,狼群不能生存,他们不会持久的,也可能不跟进去。”

    手机看书,p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